手机站

专访扎克伯格:流行病开启AR/VR新纪元 但我不想把苹果手表戴在脸上

  来源:腾讯科技  作者:顺潮网   2020-09-18 阅读:9  
 66372-20200918115904377-1153403288
  腾讯科技讯,9 月 18 日,美国当地时间周四,社交网络巨头 Facebook 举行了 2020 年开发者大会。由于新冠疫情爆发,今年的大会被搬到线上。Facebook 已将其开发者大会的名字从 Oculus Connect 改为 Facebook Connect,希望利用一年一度的机会讨论下一代计算平台的最新进展,这引发了业内的许多猜测和联想。

  Facebook 有时会面临质疑,为什么一家社交网络公司会在没有确定回报的硬件项目上投入如此多的时间和金钱?但今年夏天与苹果的紧张关系不断升级,这有助于证明这一点:如果你想掌握自己的命运,你就必须拥有自己的平台。

  不过,Facebook 并不是唯一一家致力于先进头戴式电脑的大公司,苹果、谷歌和 Snap 也在研发上投入了数十亿美元。但凭借 Facebook 去年推出的独立设备 Oculus Quest,它可以说成为了 VR 领域的市场领先者,该公司在开发独立头盔的用户基础和开发平台方面走得最远。

  当天,Facebook 发布了 Quest 2,比它的前身便宜 100 美元,只需 299 美元,而且启动起来更轻松。测试人员阿迪·罗伯逊(Adi Robertson)非常喜欢它,称其为“VR 的新默认设置”。Facebook 尚未披露 Quest 的销售数据,但其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表示,该公司已经售出了竭尽所能生产的所有产品。负责该公司硬件项目的安德鲁·博斯沃思(Andrew“Boz”Bosworth)表示,Quest 2 代表着一次重大飞跃。

  他说:“我们正在做的事情,老实说,我认为是完全疯狂而令人敬畏的。我们开发出了一款成功的产品,其成功大大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我们只能让它提前退役,取而代之的是一款更好、更便宜的产品。我不知道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有多少次能做到这一点。可能终生难求,但我对此感到很兴奋。”

  在增强现实(VR)方面,Facebook 落后了几步。Snap 在 2016 年发布了第一代眼镜,而 Facebook 的同类设备今年不会上市。但该公司表示,它在消费者“智能眼镜”领域的首个尝试将于明年面世。与此同时,该公司还宣布了名为 Aria 的项目,一个功能更全的 AR 硬件研究原型,很快就会交给 Facebook 的员工和承包商开始测试。

  总而言之,这些项目可能代表着 Facebook 对未来可能是什么样子的最大赌注。与其他具有全球野心的项目一样,这也可能在隐私、数据安全、内容审核等方面引发新的审查。扎克伯格在 Facebook Connect 大会后接受专访,讨论了他如何使用 VR、Facebook 将如何管理隐私风险,以及为什么他不想打造戴在脸上的苹果手表。

  以下为专访全文:

  问:在让 VR 成为主流的漫长道路上,你们现在取得了哪些成就?

  扎克伯格:我认为 VR 技术正在顺利进化中。我们心中有一个里程碑,那就是首先我们需要将技术应用到独立设备上,它可以是便携的,可以是高质量的,并对此进行跟踪和改进。而 Quest 是这方面的一个重要里程碑。然后,从生态系统的角度来看,我们认为如果我们达到 1000 万台活跃设备水平,那么这将是一个关键的魔术数字。

  那时,你就有了个可以自我维持的生态系统。这是下一步的重大举措:我们如何让更多的人更容易接触到这项技术?这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它变得更实惠,并使其更便携。我们还没有达到 1000 万这个里程碑,但我乐观地认为,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们会实现这个目标。这将是 VR 的一个新阶段。不过,显然外形因素仍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今天显得有点儿笨重。

  问:那 AR 眼镜呢?

  扎克伯格:AR 的进步则要困难得多。我真的不认为 AR 技术会很好,除非你有一副看起来很普通的眼镜可以把全息图投射到现实世界中。而现在,眼镜的框架从薄到厚不一而足,我认为我们还远远没有达到把你需要的所有电子产品装进一个薄薄框架里的水平。但我们希望能在未来五年中把它植入更普通的眼镜中。

  这将是具有挑战性的,人们将采取不同的方法来实现这一点。很多人试图走的最大捷径是尽量不在现实世界显示全息图,而只是显示一些预先提醒的信息。我称之为“把苹果手表戴在脸上”。我个人并不觉得这特别有说服力,这不是我们特别感兴趣的产品。也许其他人会成功的。它不适合我们主要关心的那种社会用例。

  问:如果不想“把苹果手表戴在脸上”,那么这些眼镜有什么令人兴奋的潜在用途呢?

  扎克伯格:VR 和 AR 让我兴奋的是身临其境的感觉。这是计算史上第一个计算平台的想法,在那里你真的感觉自己和另一个人在那里,对吗?

  传递身临其境的感觉是我关心的事情,而 VR 和 AR 将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技术。VR 通过让你完全沉浸在一个新的环境中,AR 通过全息图将人们带入你现有的环境。所以在未来,我会坐在沙发上,不需要启动视频聊天,你的全息图就可以出现在我旁边的沙发上,或者我可以利用全息图来到你的房子里。这将比视频聊天好得多,部分原因我们将能够拥有可以一起互动的虚拟对象。如果我们想玩纸牌游戏,我可以要一副牌。

  如果你想想 Spotify 让我们访问旧音乐目录的方式,会发现 VR 将使我们能够访问旧目录中我们可以查看或与之互动的对象。无论我们走到哪里,都可以与其他人进行互动。这将是一种与我们今天的 2D 视频聊天不同的体验。这就是让我对此感到兴奋的东西。我感觉我们一直在这些盒子里开发社交软件,这些软件是由其他平台定义的。在我的一生中,在我们公司的整个存在中都是如此。我很兴奋能够突破这些,找到一个空间,在那里你们可以以更自然的方式互动。

  问:新冠疫情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了你对 VR 的看法?你是否对什么是可能的,或者什么可能比以前更紧迫有不同的感觉?

  扎克伯格:我绝对认为疫情已经改变了我对其中许多问题的看法,这场流行病帮助开启了 AR 和 VR 的新时代。首先,视频远程呈现的概念现在比以前主流得多。以前,它是一种工作工具,有时人们会在必要时使用。但现在好像每个人都在做这件事。因此,我认为现在想要与人远程呈现的想法要主流得多,但主要是通过视频,而不一定是通过 AR 和 VR。

  很多人认为 AR 才是最重要的,而 VR 只是受众更小的东西。我对此的看法已经转变。事实上,我认为 VR 对人们来说也将是相当重要的。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认为它会以更快的速度增长。所以我总是把注意力都放在这两个方面。但我想,此时此刻,我甚至可能比在看到人们在封锁期间如何使用它之前更乐观一些。

  问:在 Aria 项目中,你把摄像头放在人们的脸上。当谷歌眼镜第一次问世时,人们对这种做法的道德问题进行了激烈的辩论。你对介入这场辩论有什么想法?

  扎克伯格:我认为第一件事就是我们应该更多地谈论遇到的问题。我在过去几年中学到的一件事是,你不想等到问题出现时才讨论你想要如何解决它们。而且不仅仅是在内部,还应就社会认为应该如何解决这些问题进行公开的社交对话。因为这些对话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完成,而硬件开发的周期很长。我们正在规划 2024 年即将发货的硬件。因此,如果出现一些问题,你将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完全解决这些问题。

  我知道有一大堆问题。如果你问很多人,他们希望眼镜能做什么,人们会说的一个典型的事情是,他们希望能够和很多其他人一起走进一个房间,让眼镜告诉他们这些人是谁。也许你想要这样,但这直接涉及到所有关于面部识别、生物识别以及你应该能够获得哪些信息的问题。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问题,答案不是简单或直截了当的。

  我认为现在开始进行这些对话,这样到技术准备好的时候,我们至少可以就如何处理这一问题达成一些早期共识,我认为这非常重要。(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免责声明:本站部份内容系网友自发上传与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如涉及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30日内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相关资讯